• <xmp id="maesq"><menu id="maesq"></menu><menu id="maesq"><menu id="maesq"></menu></menu>
    <menu id="maesq"><strong id="maesq"></strong></menu><menu id="maesq"><strong id="maesq"></strong></menu>
  • <xmp id="maesq">
  • <xmp id="maesq"><nav id="maesq"></nav>
    品牌釋義
    當前位置: 首頁 > 品牌釋義

          埠上眾生--如詩入典毛尖王

            "毛尖王",中國名牌農產品"采花毛尖"中的極品。

           毛尖"王",一個伴隨"采花毛尖"風雨一路的"王"姓土家漢子。

            1975年4月,正是茶山泛綠,茶園飄香的季節。

           這天,才華中心茶站新來了一個"亦工亦農"。"亦工亦農"是那些年的一種獨特的用工方式,忙時請你來,閑時請你走,月工資三十七快半,二十塊交生產隊,十七塊半留作己用。

           小伙子19歲,中等個頭,眉清目秀,老實忠厚。雖說是臨時工,他卻把自己當成茶站的主人;起早掃院子,燒水發窩子,扛起茶包一路風,腳步停手不住,勤奮好學,勤快麻利。

           一晃到了9月底,忙完茶事,該走人了?墒,縣公司的領導、站里的師傅們怎么也舍不得這個逗人喜歡的小伙子,怎么辦?要么是機遇降臨,要么是命運安排,剛好公司有一個老職工退休,"退一補一",他被招工了。他,叫王詩典,打那起,小王今生今世注定要與茶業結下不解之緣。

           采花中心茶站下轄4個站點,剛參加工作不久,王詩典被派到老茶區前坪。農民的兒子與農民打交道,心境相同,血脈相通,他大骨子里有一種親近感。每當看到特別貧困的農戶,他心里就不是滋味,總是聯想到自己。有一年,已經開學,大人還在為孩子們的學費犯愁,父母沒有文化,只指望孩子們能讀點書,東借西借湊了十塊錢,五個兒子每人兩塊總算報了名。學生時代家中的困難給王詩典留下了太深的記憶。山里人窮,怪不得大山,大山無罪,大山無語。雖然有茶,在自然生成狀態下,只能是太低的產量和太低的賣價。

           王詩典把一切看在眼里,祖祖輩輩生在茶山,長在茶鄉,還得在茶身上打主意,這是山里人唯一的經濟來源。1985年,包產到戶進一步完善,結束了"土地包到戶,茶葉集體摘"的局面,茶農的積極性陡增。在這前后,王詩典一年到頭與茶農打交道,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日期勞作,日落歇息,盡量地學習、豐富茶葉栽培、施肥、剪枝、制作方面的知識,也不斷地把這些東西傳授給茶農們。他有一種愿望,盡自己的努力,來改變茶農們的貧困狀況。

           那個時候,漫山遍野有茶,家家戶戶做茶,原始粗放的采摘、制作方法代代相傳。其實,當時的毛茶收購價級差不大,一級一等兩塊六毛六,一級二等兩塊五毛六,依次遞減,等級差也就在一毛之間。一季茶下來,落個幾十上百塊,算是很了不起的收入了。堰坪四隊有一個叫陳淑娥的茶農,因身帶殘疾,家庭特別困難,前些年屬隊里的老"找"款戶,站里把他列入重點幫扶對象。有一年開園,頭一天他的茶只賣了一等二級,王詩典告訴他采摘、制作上要注意哪些問題,把握哪些火候,同樣的鮮葉可以制出不同的茶,賣出不同的價。一學一做,第二天陳淑娥的茶果然達到了一等一級。手握200多塊賣茶的錢,陳淑娥說:"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的錢,是茶站的師傅們幫助了我,是王詩典教會了我。"他買了一千響鞭,鞭炮聲驚動了坡上坡下的眾鄉親,大家都為他高興。王詩典看在眼里,他不需要感激的話,他覺得這是他該做的事,茶農們需要掌握的是技術,需要得到的是實惠。

           或許是受傳統生產方式的影響,一開始,茶葉低產田的改造不被茶農們接受,甚至還有抵觸情緒。站里當時定了一個標準,每改造一畝茶園,補助餅肥、碳銨、磷肥各200斤,沒想到有的茶農挪作了他用,還有的困難戶把肥料賣了給學生報名。這種情況,無疑不利于茶葉的發展,要茶農們轉變觀念,還得費很大的氣力。站里用了很多辦法,發資料,送技術,請能人,做示范,漸漸地茶農們有了新認識。前坪磨家溪的胡祖朋,請茶站的師傅到他家指導老茶樹剪兜,王詩典馬上帶人前往。誰知,胡祖朋的妻子見了一棵棵大茶樹被剪去了許多,心疼得大哭起來,連中飯都只煮了一鍋苕送上山來"招待"師傅們。無奈之下,王詩典和胡祖朋商量了一個辦法:把沒剪的留下,明年春上作比較。來年開春,修剪過的茶樹摘下的芽茶一季賣了1200多塊,沒剪枝的茶樹鮮葉只能做大市茶。茶農們一對比,服了:該信的就得信,該改的就得改。

           就這樣,王詩典在前坪站一干就是十六年。十六年,茶農的疾苦,茶農的樸實,茶農的需求,茶農的愿望,他感受的真真切切;十六年,在學習與實踐中,在摸爬滾打和探索鉆研中,他掌握了更多關于茶的知識;十六年,生活的態度,事業的追求,使他形成了求實,堅韌的品格;十六年,他與茶農休戚與共、風雨同舟。農民的兒子本色未改,秉性未變,只不過小王已經成了大王。

           二、

           1993年,王詩典擔任了采花中心茶站站長。

           他太熟悉他的家鄉了。采花,一個艷麗且又悅耳的名字,這里群山疊翠,云霧繚繞,春夏潤雨和風,秋冬冰雪覆蓋,生態環境純凈天然,自然風光旖旎如畫;這里平均海拔900米,土壤肥沃,富含鋅、硒等微量元素;這里風貌原始,自然古樸,沒有一絲現代工業的痕跡,古代居住于斯的茶農遵循祖輩留下的生產生活方式,循四時而動,順農時而作,以茶樹的生長周期形成了自己的生產規律。

           得天獨厚的茶葉生成的風水寶地,使采花茶葉的生產具有悠久歷史。早在公元1600年,"英商寶順和茶莊"就掛起金子招牌經營茶葉;那時,五峰紅茶就已從這里踏上茶馬古道,漂洋過海,遠銷英、美、俄等好些國家。建國后,這里成為"宜紅茶"的主產區。翻閱了采花和采花茶業的歷史,王詩典對自己的家鄉有了更深的感情。一個連家鄉都不熱愛的人,他還可能愛什么呢?

           當時的采花中心茶站,固定資產80多萬元,產品是既無品牌又無包裝的大宗茶,紅茶產量占到總產量的一半,主要銷售點僅限于縣內,年銷售額在100萬元左右。

           新的擔子,必須明確新的方向。王詩典十分清醒,當今茶葉消費的潮流正朝著高檔名優綠茶的方向發展,我們的茶遠遠不適應市場需求。無論是采花還是整個五峰,不走名優茶開發之路,茶葉生成的路子就會越走越窄。所以,開發上檔次的名優綠茶打造響當當的品牌,既是必由之路,也是迫在眉睫。

           千頭萬緒,要做的事情太多,該從哪里入手?勤于學習、勤于思考的王詩典終于找到了一個關鍵詞——科學技術?茖W技術是發展的全部含義。就采花茶葉目前的科技含量而言,只有請名師、建明園、創名牌,才能揚名聲。

           必須請專家。王詩典求賢若渴,他"三顧茅廬",請來了縣里的茶葉專家許錫亭、覃士才。那段時間,王詩典盒專家們一起,白天深入田間地頭,手把手地教茶農采摘鮮葉;晚上,選料、殺青、揉捻反復研究,反復記錄,以找到茶葉加工的最佳參數。經過一年的攻關,經過成百上千次的實驗,一種高香、湯碧、味醇、汁濃的毛尖終于研制成功了。捧著這些茶,王詩典有捧住心血、捧住汗水、捧住智慧的欣慰;捧著這些茶,王詩典有懷抱剛出生的活潑健壯的兒子般的欣喜。幾乎是同時,王詩典、專家、茶農們給它娶了一個響亮的名字:采花毛尖。

           果然不出所料,當"采花毛尖"批量生產投放市場后,倍受消費者的青睞。

           喜與憂幾乎同步。研制雖然初見成效,一個突出的問題擺在面前,老茶樹的芽茶產量不高,直接影響到"采花毛尖"的產量。

           怎么辦?別無選擇,尋找選擇,尋找良種,堅決改造茶園。

           福建省的"福鼎大白"是首選品種?墒,福建的茶移栽到采花,能不能成活誰也沒有把握。王詩典以每畝900元租了10畝地來進行試驗,一年下來的成活率很不錯。于是,按照統一規劃、統一標準、建塊成片的原則,王詩典把母本園和推廣點選在星巖坪村。他冒著犧牲個人利益的風險去接受一個新事物,但農民卻難免有所顧慮。"好田種茶劃不來"、"種茶不如種糧"、"值錢就賣,不值錢就找王詩典",一時間眾口紛紜。

           開弓沒有回頭箭,看準了的事一定要辦成。王詩典耐心地跟茶農做工作,細心地傳授技術;溝坯寬深、底肥用量。。。每天早出晚歸,走遍各組各戶。他信一個理;農民最實在,最愛看到的是實實在在,最想得到的是實實在在,實實在在的收益定會讓他們實實在在滿意。

           "采花毛尖"研制成功了,茶園基地擴大了?吹搅税l展勢頭,王詩典又赴武漢請來原省茶科所所長劉付裘研究員和專家方惠蘭等人,他有一個更新更大膽的設想,在采花毛尖的基礎上生產特級毛尖——采花毛尖王,以作為企業形象品牌來傾力打造,全力推介。

           1997年,采花中心茶站進行公司化改制,整合采花所有茶站,以擴大"采花毛尖"品牌的影響。經過改制,成立了"綠珠牌采花毛尖有限公司",王詩典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已有多年茶企工作經驗的王詩典意識到:人們的消費需求是多樣化的,想要占領更多的市場,必須有更多的產品來適應市場。正是這年三月,極品采花毛尖王進入了研制階段。經過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開發研制,攻克了一道道技術難關,在原來采花毛尖的基礎上,通過把握品種改良、采摘時節、揉制技術、分級擇揀等多個細節,到二〇〇〇年極品茶"采花毛尖王"終于問世了。為了使消費者在視覺上區別"采花毛尖"和"采花毛尖王",王詩典自己設計,用線把茶串起來,形式菊花,一杯一朵,閉月羞花,美妙之極。也就是在當年,"采花毛尖王"市場價每公斤賣到了3600多元,在北京、廣州的春茶博覽會上,市場最高價每公斤賣到16000元,"采花毛尖王"茶葉加工方法同時獲得國家發明專利。

           下一頁>>

    亚欧成女人图区-日韩欧美亚洲第二区-日本熟妇在线手机视频-从阳台x到卧室边走一步-全色图片区小说区偷拍区^&